上几仙君

考试考试考试挖坑挖坑挖坑王。

【all叶】人类文明(星际科幻/少叶)(01)

背景设定有参考三体作者。

“人类联邦依旧存在,宇宙不朽的高等生物。”

一艘闪烁有超能量那特殊莹蓝幽光的空间折点跳跃式星舰,缓缓在一团星云掩映下显露出流畅的身影,像是广皓星夜之下迷醉的远古蓝鲸一般神秘莫测。

这乌黑又折射出诡异红光的巨大粒子团,曾是地球衡体纪元所能探索到最大的星系:Mua—20——白矮星爆发和散射伽马射线爆过后躁动的磁虫洞——有着在近56万银河年的打磨下,终于成为了一条足以使穆姆兰帝国满意的、安全支持空间穿梭的通道。

“Mua—20已成过去式,仙女座和草帽星系的主星同样演变成了白矮星。”

这是队长在首都星给自己下达命令时的演说。

代号832327的少年不经意间瞥到窗外。

穆姆兰帝国首都星的土壤不能够再支撑植物的生长,四处可见的便只有灰暗冰冷的铜墙铁壁与有蓝色光芒的能源液。

“人类同样掌握着出色的空间跳跃技术,而且最令皇室和上校及上校以上军衔贵族不安的是,新三等纪元人类现有的空间对点技术显易见是科技发展比我们要迅速超0.37倍之多。”

母星特有的灰蓝体色素让驾驶星舰的少年有着出常人的冷峻,紧抿的嘴角绷直成一条线,眉头轻蹩下是双镶嵌红色瞳孔环的军用型机械眼。他身影笔挺,一举一动都干净利落的可怕。

“科学院预测:用不了10万银河年,仙女星系就会崩塌。”

“同时,相邻不远的第二大草帽星系会提前放射出伽马物质。”

更贴近了,预先放出的五个探测仪传来的星球三维扫描成像可以看出,这颗荒芜星球的地表已经完全白沙化,白茫茫的丘壑是年迈母亲额上深深的皱纹。

地球,还有一个更加贴切的名字是唤作蓝星。

“危机爆发迫在眉睫,对应的地球人一定会选择跳跃虫洞来逃避灾难。”

“届时,殖民星球的争夺战的炮火必然四起。当然无论是鱼死网破还是突发鹮蚌相争后有渔翁之事,都不是我们所期望的结果。”

少年平静的注视探测仪分析的各项数据,而自己身侧副驾驶上臃肿的银白色宇航服却更加瞩目。

这套衣服的主人是曾经在地球空间技术尚未发育完全下,强行跳跃而半路上被自己顺手救起的衡体纪元的人类——魏琛,C国籍。

同样,也正是队长向自己派发的刺杀目标。

“……所以,你必须杀死最后一个衡体纪元的地球人。”

修长却多有颓废感苍白的指尖小心翼翼地触碰了一下质地硬挺光滑的服饰料面,仿佛还能触摸到刚刚那男人温暖魁梧身躯留下的余热。

少年无力地笑了笑,转瞬又恢复了那副严谨死板的面容,“何其愚昧。”清冷的声线还掺杂着少年人的丝丝沙哑。

半晌,似乎反应过来,又像是被自己的多愁善感惊有些吓到了,少年人便垂头仔细思索起这句“愚昧”的背后究竟骂进去了多少人,随后是声讽刺的嗤笑。

主控室的吊顶之上,是悬挂起一块比星舰合成材料还质密坚固百倍的国徽,永垂不朽的寓意缺每每让少年人瞥见,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李开山胸前那个布底锦绣的柔软小标志。

只剩一伽73′,星舰就会安全着陆于少年先前设定好的方位。

像是一层保护罩般包裹地球的大气层,早在多次的强粒子冲击下变得稀薄脆弱,从而星舰突破时几乎没废什么力气,就顺利驶入。

少年紧张的用力攥紧双拳,指关节被摁的惨白,从而承受不住地迸发出“咔咔”的悲鸣。

星舰落地时,发出的巨大高频率的声波扬起了漫天雪白的飞尘,像是衡体纪元中撒盐差可拟的冬雪,却又无端透露出几分悲凉。

少年人就在这场“白雨”中一步一步地向远方高地走去。

“您好,阁下。”甜美自然的女童声在少年耳边响起,给人一种美好得不真切的迷幻感。

“前方您即将进入人类联邦13政治区。入区前需出示通行许可证并进行身份核实。感谢您的配合。”

“我来找人。”

少年说罢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咬紧牙关,接着说:“魏琛。”

“……他叫魏琛,地球衡体纪元的一个男性人类。”声音里的焦急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了,少年熟练的运用地球语,话说的飞快。

“……”对面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半顷,少年借助机械眼的放大功能,就能“看”见无数超小型军用飞艇正悬浮在自己的四周。

这些个小飞艇的铸造体型极其微小,平均下来基本每一艘只约几毫米左右,一层层倘若蝶蛹般将他围的水泄不通。

不过,少年人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能耐,足够让人类联邦派遣如此多的战士看管自己。

“请跟我来。”稚嫩的女童声音依旧甜美,
但相比与少年初见面时的态度,仿佛是浇上了枫糖的淳厚的奶布丁,甜腻得过分。

可少年人眼下也只能选择,动身跟随女声给予自己的指引。

突然,少年人听到一道熟悉且中气十足的男音,“嘿!叶修宝贝儿!”

少年猛地停住脚步,用力一个飞速地转身,机械眼的瞳孔环因为主人的情绪落差大,正不停地闪烁红光。

此刻,这名叫叶修,或者更准确是代号832327的少年,那张没有血色的薄唇微微翕动,不可置信的神色与质疑攀满了脸,防辐射服下的胸膛同时剧烈地上下浮动,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正大口喘着粗气,漂泊绝望,却找不到一根可供他来依靠的浮木。

高俊的男人依旧笑嘻嘻得同少年说着些没脸没皮的话。

男人穿着衡体纪元的蓝色宇航服,柔软布料包裹住他肌肉饱满的躯体,气色看上去也健康极了。

他脸颊红润,钢刷般挺硬的头发根根向上直立着,好几天的胡子也没刮,下面那张嘴巴开开合合,不住地小声给少年嘟囔着“你怎么走的这么快”这类抱怨的话。

“魏琛,”叶修轻轻喊了声男人的名字,过长刘海投下的阴影笼罩住他上半张脸,“我过去找你了。”

话未说完,就作势抬脚要往魏琛身前走去。

“抱歉,阁下。”刚刚那个女声再一次响在叶修的耳边。

可意外的是,叶修这次听候却怒极反笑,自顾自地干巴巴嘲笑出声。

少年人眼皮子也懒得抬,就保持这半阖着双眼的姿态,定定的注视着前方。

“你,不该骗我。”骗不了的,只要是和他有关。

“……抱歉。”

这声道歉像是无形中下达的指令,原本周遭蜂群似阻拦住叶修脚步的飞艇军团,刹那间泄洪半朝他身后涌去,形成一个密集的半包围圈,拥护着他。

眼前的景色终于展露出它那最真实的面貌。

在面前估量起并不高耸,也不宽阔的雪白的沙丘之上,每隔一米左右便会出现一个半圆形的、紧扣在地面上的透明罩。透明罩没有多高,而且小的能让叶修很轻松就用双臂环住它。

“果然吗……”

叶修略有急切地扭转自己的脑袋,在看到了什么之后,转眼变得像是得到大人奖励的幼崽,狂喜地朝那人猛冲过去,“魏琛!魏琛我就说——”

半截话硬生生地被给扼在咽喉里,上下吞吐不得。

沙丘的至高点——13政治区的防护罩旁,一团褪色严重的残布正艰难地保护着什么东西。

这件东西有些类人的身形,毛发稀稀松松的耷拉在它那布满大大小小酱紫肤斑的头皮上。

它虔诚地跪趴在半圆体前,干瘪的头颅紧紧靠着防护罩,分不清它死前究竟是想瞪大了眼睛,去把里面的景色看个清楚;还是准备侧耳倾听,去接受什么甜美的话语。



少叶唉,鬼知道到时少年叶修还是少夫人叶修唉~

关于叶修同志个人问题探讨。

果然,被屏蔽了……

关于鲁迅先生

大张哥日记:

我的家里……嗯,有两张银行卡。

一张,是吴邪的;

另一张,也是吴邪的。

………

女装大佬,花的柔情。

装饰走参考,特蕾娅爵印。

大和尚在线教你,如何正确帮暗香亲友挡掉烂桃花。


大和尚:怎么样!


小暗香好奇地凑过去瞅了瞅,


大和尚:喂喂喂……不是兄弟你别红啊!!!

备注一下,四个全是男人。